MY CART

金峰洛神 譜出紅黃相戀的金秋奏鳴曲

等待了一整年,時序終於來到秋末,因為一年只產一次的金峰洛神,就要進入採收期。晴朗的陽光下,淡黃色的洛神花透出一股清爽,與花朵中央的紅紫色,譜出紅黃相戀的金秋奏鳴曲。那獨特的紅紫色,就是包覆住種子的萼果,不禁讓人想起野獸派畫家馬諦斯(Henri Matisse)筆下自由、奔放、華麗的紅;不過,金峰的「洛神紅」帶有更多神袐的氣息,除了來自金峰獨有的地質與氣候,還包含著原住民族依時序耕種的祖傳智慧,把秋天的味道變得不一樣了。

金峰洛神 花期晚於西部約一個月

位於中央山脈東邊的金峰洛神,花期要晚於西部約一個月,包覆住果實的萼片飽滿厚實,在齒縫間溢出酸甘的迷人滋味,萼果微微回彈的咬勁,以及在舌齒間流竄的微妙香氣,只要嚐過一次,就會留在身體裡記住一輩子,因為它把秋天的味道變得立體了,在酸度與回甘的層層疊疊中,有著專屬於每一個秋天的印記。
十一月初,我們沿著浩瀚的太平洋,進入山裡的台東金峰嘉蘭村,洛神花農劉國元的房屋大門旁,有著排灣族的百步蛇傳統圖騰。百步蛇同時也是排灣族貴族的專屬紋飾,而劉國元的另一個身份,正是族裡的頭目。

一年生作物 一輩子只有一次相遇的機會

我們隨著他的腳步,前往洛神花正盛開著的果園,一路上舉目所見,盡是隨風搖曳著的洛神花,在這個季節,金峰搖身一變為洛神的國度,讓我們沐浴在一股神袐又清爽的氛圍中,直到我們爬上山坡,置身在比人高一些的洛神花叢中,大自然野性的呼喚,更是打開了我們的心門,讓被每日例行事務纏身的我們,頓時享受到解放的快感。

洛神是一種很有個性的作物,劉國元說,用「野性」來形容並不為過。想要一賞洛神花的芳容,可得趕早出門,因為過了中午,洛神花就會開始收合。除了開花不等人,洛神的採收流程也要在同一天內完成,在果園內剪下萼果後,緊接著就要進行「捅花」,也就是把萼果裡的種子捅出來,留下的萼片,就成為我們所嚐到的洛神果漿、果乾、洛神花茶的來源。此外,洛神是一年生的草本作物,今年人與花相遇之後,不會在第二年再遇見她,因此每一年嚐到的洛神,都是當年獨有的風味,可說是「一生一遇」, 一輩子只有一次相遇的機會。

依循老人家的步驟 按照季節種

對劉國元來說,種植無毒洛神最主要的袐訣,就是「按照季節種」。他說,「老人家怎麼種,我們就按照老人家的步驟,前人有他們的道理,如果我們沒有按照,就種不好。如果沒有按照季節種,開花就會落果。」排灣族的曆法,是依據氣候的變化,或種植小米的時序等等,來區別春、夏、秋、冬四季的變化,比如每年七月是排灣族的豐年祭,如同漢人的新年,而劉國元會在六月的時候,開始種下洛神,十一月底採收完畢,十二月種下小米,來年的三月採收小米之後,六月再度種下新的洛神。

人工作業,種天然安心

種子長成小株之後,就要覆上一層土,避免雨季時過度的雨水變成積水,因此,選種的地點一定要排水良好,不能夠產生積水,會讓小株的根部腐爛。如果矗立著的洛神植株,因颱風或大雨而倒下,千萬要避免把她扶起來,若因為扶的動作而使得根部移動了,就會枯死。下雨也會帶來雜草,所以,拔草的工作也很重要。劉國元說,「我們這裡都是人工的,拔草是人工,採收也是人工,平時更不灑那些化學的,就是種天然安心的。」

「啊!有毛毛蟲!」同行的女士們突然大叫出聲,劉國元笑著說,「有毛毛蟲才好,才代表我們的確是種無毒的。」他說,捅花的時候,大批的毛毛蟲在萼果的表面爬行,已經是司空見慣的景象,這讓我們這些怕毛毛蟲的人頓時感到有些失望,因為這樣就無法體驗捅花的豐收感了。

山羌與蟲害 洛神的天敵

洛神的蟲害雖然不多,但是只要因蟲害而葉子捲曲,就會影響生長,因為葉子無法吸收陽光產生葉綠素,而且有的蟲害會傳染,所以蟲害的防治也是平常不可或缺的工夫。劉國元原本有四塊地種植洛神,其中一塊在山頭上的果園,因為被山羌在一夜之間吃光光,所以現在只有三塊還繼續種植。

友善大地是唯一的選擇

所產的洛神除了銷售,劉國元也會自製成蜜餞,平時做為送給親友的伴手禮。「我們這個鄉下地方,能夠當成禮物送的,就只有洛神與紅藜。」他客氣地說著。但是,我們心裡都明白,大自然恩賜的禮物,價值是無可比擬的,也不是想要複製就能夠複製的。正因為所種出來的洛神,是自己和別人都在吃的,劉國元說,唯一的選擇,就是友善大地、無毒耕作。

看著手中剛摘採下來的洛神萼果,那表面閃著光芒的神袐紫紅色,彷彿正在發射密碼,要把秋天的袐密傳遞給我們。請打開你的天線,讓我們聆聽金峰洛神,以淡黃花朵和紫紅果萼,所譜出的金秋奏鳴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