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Y CART

新園桑椹 來自春神饋贈的紫珍珠

將一串紫黑色大桑果桑椹送入口中,剛摘下的鮮味在嘴裡蔓延開來,用點兒小力稍微擠壓,原本飽含在果實中的紫紅汁液,慢慢地浸入味蕾,甜中帶酸的獨特滋味,牽引著嘴角微微上揚,雙眼微閉,專注享受這美味的同時,眼前彷彿出現了舞動著翅膀的蝴蝶,在枝葉繁茂、果實纍纍壓彎了枝條的園中自由穿梭。是的,春天的味道,來了。

乾淨、健康的有機農園 也是珠雞和鳥兒的最愛

在桑椹酸甜的餘韻中睜開雙眼,一隻珠雞掠入眼簾,朝著這片桑椹園的深處快步走去,好像在告訴我們:「跟我走就對了!」這珠雞是在此打尖的住客,此地則是位於屏東新園的果林有機農場,種滿六百棵大桑果桑椹,距東港溪很近,下午兩、三點的陽光下,在園裡流動的風,讓人真正體會到,原來「如沐春風」就是這樣的感受,每一處毛細孔都被輕輕地撫觸,微微張開,側身聆聽園中傳來的各種鳥聲。

主人李禎峯與黃玉娟夫婦,對於園中的鳥兒很有感覺,還特別為它們拍照留下記錄。曾經是鋼琴調音師的李禎峯,形容起園中的鳥叫聲十分生動,比如說白腹秧雞的叫聲有如「苦啊!苦啊!」,而斑鳩的叫聲則是以台語發音的「久久!久久久!」,當兩者此起彼落時,就形成了兩人用來自嘲自娛的合奏曲,彷彿一邊在問著要苦多久?而另一邊則吟唱著要苦很久很久......

這自嘲自娛的心境,映照出的是一條已經走了十八年的心路歷程,也就是有機栽種,以及當農夫看天吃飯的辛苦之路。

綠紅紫果實滿掛樹枝 有如春神舉辦的宴會

兩人是在2001年投入栽種桑椹,不到一年,就因為認識的一位年輕人農藥中毒,而決心捨棄慣行農法,在2004年成功取得有機認證。原本以為從此可一路順風,沒想到2005年接連兩次的大水災,將兩人辛苦建立起的果園沖毀,身為一家之主的李禎峯有些後悔,覺得自己只是為了追求想要重回兒時情景的夢想,卻把全家人帶到這般困境,原本就要打退堂鼓,但是看到園裡那些果樹儘管傷痕纍纍,卻在大水的沖擊下仍然屹立不搖,全是因為採取了有機農法,土壤透氣性佳的緣故,如果樹都活下來了,自己沒有理由放棄它們,而太太黄玉娟也鼓勵他,「樹還在,我們可以重新再來。」

現在的果林農場,處處生機盎然,三月底來到果園,有如置身春神舉辦的宴會,樹上一串串紅色、紫色、綠色的桑椹果實,不僅是來自春神饋贈的紫珍珠,也代表李禎峯成功地把童年回憶找了回來。小時候,玩伴們都聚集在桑椹樹下,口渴了就爬上樹抓一把放入口中,十分滿足;這種在大自然的環境中單純的美好,始終伴隨著他走過每一階段的人生,只要看到桑椹樹,就有一種難以言喻的親切感。

夏天剪除全部枝條 秋末樹態定形後進入休眠期

眼前這枝葉繁茂的景象,到了六月就會逆轉為一片光禿禿。在夏天,將桑椹樹的枝葉全數剪除,讓它重新生長,期間要不斷地修剪枝條,直到秋天的十月左右,就讓樹態定形,開始進入休眠期。

「整枝」這門學問,兩人是從頭開始學,一步步經驗起累積,很快地能夠判斷要留下哪幾根枝條、留下的數量要抓多少。回想一開始,有人建議枝條不要留太多,果實會碩大些,結果發生了意想不到的悲劇,那就是一夕之間天牛大舉入侵,許多棵樹的枝條全部受傷,無一倖免,再加上發生的時間點已經接近十月,主幹來不及再長出新的,接下來的收成因此也很慘。剪枝也是一分吃力的工作,因為重新長出來的枝條會變粗,對兩人的體力是一大負荷。

冬末自然落葉 等待春來能量爆發

天牛可說是有機桑椹最難以管理的病蟲害,只能夠在看到蟲卵時,用人工的方式清除,無法根治。兩人採取的方式是,給桑椹樹好的環境,讓它擁有自我修復的能力,靠自己的力量抵擋病蟲害。李禎峯說:「能夠活下來的樹,代表它的生命力很強,而一棵生命力強的樹,結出來的果實一定好。」


時序逐漸進入冬天後,十二月開始落葉,次年一月來到冬末,又是一片光禿禿,但這次是大自然的節奏讓它自然落葉,跟前一次刻意用人工的方式修枝是不一樣的。當冬天的腳步漸行漸遠,桑椹園的模樣會再次出現大轉變,那就是春天一到,整座果園的葉子一下子長出來,很快地就開花、結果,完成了一個周期,採收之後,將再度進入下一個四季往復的循環。

看得到不代表收得到 要用「搶」的心態面對採收

三月底,已邁入採收的季節,一粒粒桑椹果實在陽光下閃閃發光,讓人對收成有高度期待。然而,李禎峯卻說,看到樹上長滿果實固然很高興,然而,看得到不代表收得到,因為樹上的果實是隨時成熟,隨時掉到地上,已經成熟的如果今天沒有採,明天就過熟或落果了,如果要拿到最優質的果實,就一定要用「搶」的心態面對採收,「想辦法把今天的成熟量搶下來」,這種緊迫性是其它果樹所沒有的,每年的採收季,就是一年當中最緊張的時期,兩人甚至每逢採收季就會瘦一圈下來呢!

此外,從採收離樹到清洗後入冷藏庫,這個過程也有很多道要克服的麻煩,包括對果實熟度的判斷、時間不能夠過長以免果實受到「田間熱」開始發酵,還有果實不能夠有壓爛的部份,必須保持飽滿與完整等等。因此,就算採收下來一台斤,過程中還是會被淘汰掉一部份,真正進到冷藏庫的數量,其實並不如樹上所見到的那麼多。

品質 是長期付出的結果

在園區的門楣上,有八個一眼就見到的書法字:「菩薩畏因,眾生畏果」。李禎峯說:「我能夠做的,就是努力造因,至於那個果,就隨緣吧!」原來,桑椹是屬於易於種植的果樹,但是,要種出好品質,需要以長期的付出為代價,比方說,第一要務就是土壤要讓它健康,兩人採取的是合理施肥的觀念與作法,而不是「大量施肥、大量獲取」,因為過多的肥料,最終會形成對環境的污染。

李禎峯心目中的桑椹樹,是很大方慷慨的。在果林有機農場,同樣一棵樹,即使早上採收過一遍,下午再去採,還是會有成熟的果實可供採收;「但是,小時候開口跟媽媽要錢,早上要過一次,下午還想要的話,一定會被駡。」這番有趣的描述,再次說明了在李禎峯的心目中,桑椹樹永遠代表著童年的單純與大自然的美好,而他也將這份惦記,傳給了下一代,念食科的兒子開始參與果園的事務,他和黃玉娟兩人離當初買地種樹「想過閒雲野鶴生活」的目標,又更近了一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