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Y CART

夏天最紅的名間火龍果

飽含水分的火龍果肉,在光的映照下閃閃發亮,像極了微風中輕輕漪動著的湖面反光。由漪動所帶起的微微擺盪,喚醒了味蕾,當紅漾漾的果肉一入口,一股清甜從舌底四面八方湧上來,緊接著的第二波是回甘的後韻,伴隨著黑色種子在齒間發出的輕脆聲響與口感,以及細緻的果肉在舌頭上回彈的 Q 度,甚至還隱隱約約嚐得到暗藏在滋味深處的蜜香與花香。這一切,讓我們對火龍果有了全新的印象。

有機隔離帶中 退休老師打理的整潔果園

為了探訪這顆以有機方式栽種的火龍果身世,我們前往位於濁水溪北岸的南投縣名間鄉。果農吳儀祥的火龍果園區,可說是擁有獨特的紅色魅力,因為它是栽種在八卦山台地著名的紅土土壤之中,而且吳儀祥選種的品種叫做「大紅」,再加上它從果皮到果肉都是紅色,說它是夏天最紅的水果,當之無愧。

名間的火龍果種植面積約有135公頃,占全縣460餘公頃的三成左右,是當地重要的農產品。沿途的作物除了火龍果,還有茶葉,眼前所見盡是大自然孕育出的繁茂風土,我們期待的心情也跟著高漲了起來,對於即將見到的火龍果園,充滿了各種奇思異想,包括:想到就覺得很乾燥的仙人掌科植物,為什麼會長出水分那麼充足的果實?還有,據說火龍果和曇花一樣,都是在晚上才開花,那麼,果農也要工作到半夜嗎......

在我們七嘴八舌的討論中,車子已開上一處緩坡。夏末的陽光依然熾熱,一顆顆長在粗莖上的火龍果向我們招著手,四周則是刻意安排的有機隔離帶。往吳儀祥約八分大(一分地大約是293.4坪)的果園走去,還沒有進入園區,眼睛就先感受到一種讓人心曠神怡的整潔。一排排的支架不僅筆直而整齊,蹲下身來也會發現,莖叢底下的土壤表層,雖然長著草,也有碎蛋殼,卻散發出乾淨的氣息。這可能與吳儀祥退休前是國小體育老師有些許關係。

到養雞場收集蛋液養菌 提供果樹特殊養分

2006年,吳儀祥正式退休,在朋友的介紹之下,2009年開始種起火龍果,耕耘的對象由學生轉換成水果。眼前的火龍果們,就像是他現在的學生,在一個充滿愛與有序的環境中,接受著因材施教、有教無類的細心培養。難怪他種出的火龍果,沒有草腥味,只有令人難以忘懷的清新甜味。

土壤表層的碎蛋殼,則是吳儀祥的匠心獨具。他特地去養雞場收來破損的蛋,把蛋液收集起來後用來養菌,成為餵給火龍果的養分,其中,有兼具肥料與植物防治性資材的木黴菌,也有助於植物病害防治的枯草桿菌。為了以有機的方式種出好吃又風味獨具的火龍果,他特地去學習相關知識,了解植物的生理,以及養分的需要,包括氮磷鉀各方面的微量元素,不斷實作再修正,逐漸累積成自己的獨門作法。

有花才有錢 但一條枝莖卻只讓它結一個果

果園散發出的親和力讓我們身心放鬆,走在一排排的支架之間,很容易一時之間忘記它是仙人掌科,在我們想要親近果實和花時,每個人都不小心被它的針刺到。可別小看這一根根的針,由於火龍果是肉莖植物,它的氣孔,就在針的位置,不但是火龍果枝莖持續長成的生長點,也是開花點。

「那麼,到底它是要做為一點生長點,繼續生長發芽呢?還是要開花呢?」吳儀祥引起了我們的好奇心。他公布答案:「就是由這個氣孔、這個針來決定。」在植株還不夠強壯的時候,農人是希望它繼續生長發芽,但是一旦它長成,就希望它開花,才能夠迎接下一階段的結果。

「你們都讀過很多書,知道什麼是”花錢”嗎?」看我們面面相覻,吳儀祥幽默地說,這只有種火龍果的人才知道,因為「有花才有錢,沒有花就沒有錢。」這麼說並不代表花愈多愈好,反而在一旦開花時,就必須要疏花,使養分能夠集中供給。「我的作法是,通常一條枝莖只讓它結一個果。」要能夠這麼做,需要高度的自信,而吳儀祥的自信,來自他對於栽種火龍果所下的苦心。

請火龍果喝 700cc 的飲料?正確答案:為花粉穿雨衣

火龍果一旦進入休眠期,就不會開花,氣孔處成為芽點,新長出的枝莖可以發揮汰弱的功能。以眼前這片新種的果園為例,今年收成完畢,吳儀祥就要大幅剪除枝莖,讓大母株長出新的生力軍,以確保果實的生命力。

走著走著,他指著一大箱的透明飲料杯,在這處戶外教室上起課來。「絕對不是要請火龍果喝 700cc 的飲料。」吳儀祥的幽默再次引起我們的好奇心。「火龍果的花,在晚上八點左右朝天綻放,隔日上午八、九點就會收合。如果晚上下雨,花粉就會隨著雨水流失,隔日蜜蜂飛來時,就無法完成授粉的任務。」原來,這飲料杯就是花粉的雨衣,一大早五點鐘左右,他就要把這些杯子一個個收起來,吳儀祥又一次讓我們領受到農人如何判斷晚上會不會下雨的智慧,以及吃苦肯幹的辛勤付出。

三梯次管理 面對秋冬休眠期要付出智慧與心力

夏天是火龍果盛產的季節,因為火龍果來自熱帶氣候地區,是長日照植物,秋冬日照不足時,就進入休眠期。我們特地等吳儀祥農忙告一段落,才來拜訪。不過,這並不代表他就可以跟著休息,因為吳儀祥的果園分成三個梯次管理,同時會有熟果、綠果與花苞,每一個月都可以收成。

火龍果的枝莖,大約每十五天就會開一次花,由花苞長出來到開花,需要二十天。花朵。受粉之後,果實成長大約需要三十五天,秋冬則需時四十五天至五十天。只是,秋冬進入休眠期之後,就一定不會開花,這時如果農人選擇的是要讓氣孔處繼續開花,那就得借力使力。吳儀祥有兩個作法,一是果園裡懸吊著的一排排燈泡,運用夜間點燈,另一則是多施以磷肥,目的都在促進火龍果的開花意願。

以友誼的心 澆灌每一顆火龍果

如此費工栽種火龍果,需要付出大量的體力。吳儀祥考量到再過幾年,他的年紀可能無法再如此付出,因此在一排排立正站好的火龍果當中,眼尖的人會發現,以一定的間距,混種了也是熱帶作物的可可樹。「可可樹需要大概五年才能夠收成,到時候我的年紀可能也做不動了,就可以無縫接軌,看是要繼續做農,還是留給子孫退休後轉換生活方式。」

這番話聽起來令人感慨,使我們更加珍惜眼前這每一粒都是用心呵護的火龍果。無論未來如何,吳儀祥一路走來,無論是面對學生,或者是火龍果,在「老師」與「主人」的職責之外,他說自己是用「朋友」的心態來相處。

友誼需要時間、需要信任,需要真誠付出。吳儀祥對待火龍果,也是如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