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Y CART

四月的晚上,到山裡一起看螢火

 

 

小時候因為看到爺爺重度噴灑農藥造成皮膚黑斑病變,自己在梅園玩耍也受農藥過敏之苦的許鴻文先生,從小就想要改變栽種的方法。不想再重蹈爺爺覆轍。但又說服不了父親傳統的觀念,一度因為農藥的使用差點演變家庭革命。最後父親禁不住他的堅持,將家中的梅園分割,一半給弟弟,一半留給他自主栽種,才讓我今天有機會認識他。

有機農業的先驅者

謙稱一介農民的許先生,長得一副娃娃臉。世居梅嶺,擔任梅嶺風景區發展協會總幹事。若不是一身工作服,很難看出已經是超過10年的有機農業的先驅者。毅然停止使用農藥的第一年,梅子產量少掉9成,直到第五年才恢復到一半的產量,讓家人全然無法諒解。他說,自己一度也曾動搖意志,後來回想日據時代無農藥使用梅子也是茂盛不已,才忍著牙走過來。

 

談話中他充滿著感性與感謝,說起當年起心動念,要把點點螢光帶回梅嶺 ,開始他的復育螢火蟲計劃:上關著車燈騎摩托車摸黑巡視山頭螢火蟲數量的純真,央求螢火蟲棲息地的地主不要噴農藥、除草劑的傻勁,父親擔心摸黑騎車危險,將車鑰匙藏起來的點點滴滴,他眼中泛起一絲淚光。如今4月梅嶺看螢火蟲已經帶來當地無比的盛況,但相對也造成一些螢火蟲棲息地的破壞,語氣中又透露中些許的無奈。

 

梅子的價值

問起梅農的收益,他細數著一路摸索為梅子提供出路的歷程。如今他以簡單加工梅子為主,舉凡脆梅、陳年梅、梅醬、梅精等都是這些年來透過閱讀、詢問得來的。聽著他一路摸索自修辛苦為有機認證的梅子找更好的出路,也讓我更能體會這些身處在台灣許多角落,為了堅持理念走自己路 ,難以被外人理解的辛酸。

這一兩年,許先生也與其他各地的植人碰到同樣氣候變遷,產量銳減的問題。尤其2016年梅嶺地區梅子數量減產超過一半,2017年又逢冬季雨水短缺致使果實偏小、數量又減產的慘況。望著他奔波在梅園間協助工人採收梅子,又回到屋旁梅子加工的空間。知道青梅採收時節,看顧梅精生產時,需要微火24小時不眠不休防止燒焦;黃梅收成時,需要繁複地烘乾、醃製、熟成等來回作業。原先已明顯的少年白髮,這一兩年又更多了些。接觸農業7年了,許鴻文先生是令我最敬佩的人。20多年的有機農業的路,經歷家人反對、收入不佳、鄰居側目、收益起伏不定。若不是有極為堅強的意志,無法走到現在這樣的生命厚度。

 

真的好感謝,台灣這塊土地有這些勇者,用青春、用生命、用意志捍衛這美好的果實。讓馬修嚴選的食材,充滿了豐厚的意義。